在该院妇幼中心产科

2017-12-31 18:08

21日下午,该院医务处医疗纠纷调解处肖姓负责人表示,已接到妇产科一孟姓主任反馈。随后,章先生来到该办公室,其称已经向妻子反映医生说法,经两人协商决定,不打算向医生追究责任。

章先生说,自打妻子住院以来,对医院的医疗服务比较满意,孩子出生出院被送往其他医院后,还有医生打电话来询问孩子的健康状况,这次对医院在处理此事的态度上也较为满意。在第二次住院后,其妻子的主治医生换成了王医生,其平时对患者与家属都很细心,较为负责,而其主刀医生朱医生也一直对患者较为关心。虽然这次有所疏忽,但不希望院方因为这件事对两人作出处罚。

王医生是温女士生产时的手术助手,昨天下午,在该院妇幼中心产科,王医生在看到家属提供的下体内异物照片后表示,该纱布非手术时遗留在腹内,而是术后从下体塞入的。王医生称温女士因胎盘前置,做剖腹产手术时出血较严重,情况危险,曾在其宫壁和胎膜间放置水囊进行止血,因担心水囊脱落,在缝合伤口后从其阴道口向内塞入纱布。次日他并不当班,由另一名值班医生为温女士取出水囊,他并未提醒纱布情况。

此外,患者在取出异物后继续治疗直至身体康复健康,其间费用需自理,并建议其经北京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或走司法程序进行第三方调解,并作出专业鉴定,在确定责任为院方后,医院承担相应赔偿。

章先生表示,目前家属愿意接受医院的提议,将于22日带妻子去医院取出纱布,后续将根据医院的做法再做进一步打算。

该医院产科的庞主任表示,可能是医生交接班出现失误,但目前不敢确定,需要温女士来到该院将纱布取出,我们医院的纱布一看就能认出,医院也愿意配合其做身体检查。纱布是从下体塞进去的,一般来说不会太严重,我们也愿意去为其治疗。

12月21日下午,记者以患者亲属的身份陪同章先生来到该院医患办公室。该办公室一肖姓负责人表示,目前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建议患者先到该院产科进行手术,医院会出具相应手术记录及后续治疗方案,家属可全程陪同,异物也可由家属带走。如果患者坚持在第三方医疗机构取出异物,院方需与医生协调时间后指派医生。